• <dl id="sqeygb"><i id="sqeygb"></i></dl><td id="sqeygb"><u id="sqeygb"><label id="sqeygb"><kbd id="sqeygb"><i id="sqeygb"></i></kbd></label></u></td>

    <font id="sqeygb"></font>
      • <center id="sqeygb"></center>
      • <thead id="sqeygb"><p id="sqeygb"><ol id="sqeygb"><noframes id="sqeygb"><dfn id="sqeygb"><thead id="sqeygb"><bdo id="sqeygb"><font id="sqeygb"></font></bdo></thead></dfn>

        <option id="sqeygb"><big id="sqeygb"><dfn id="sqeygb"><tfoot id="sqeygb"><sub id="sqeygb"></sub></tfoot></dfn></big></option>
































      • 二八杠真人游戲 | 狂人李書福的“吉利之路”:成為下一個特斯拉


        來源: 車快拍  作者:   發表時間:2020年05月31日 23:59:36

        2010年3月,當吉利吞下沃爾沃時,很多人都在等著看笑話。

        然而七年后,那些看笑話的人,恐怕都要失望了。

        2016年度,沃爾沃全球銷量達53.4萬輛,創歷史新高;營業額1806.7億瑞典克朗(約合1424.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利潤更是大漲66%,達110億瑞典克朗(約合87億元人民幣)。

        沃爾沃高歌猛進之際,吉利汽車亦大步前進。據吉利汽車公布的2016年度業績報告,吉利2016年度營收創歷史之最,全年累計銷量突破76萬輛,同比增長50%,超額完成兩度調整后的70萬輛銷量目標。其凈利達51.7億元,同比增長126%,集團市值也順利突破千億大關。

        無論是吉利還是沃爾沃,在過去的一年里都實現了令人驚嘆的速度,但對于掌門人李書福而言,這可能只是算一次“小躍進”。

        畢竟在早年的創業生涯,李書福曾經數次闖入民營企業的禁區,承受著很多人的嘲笑和斥責,據說當時為了造車,他到處求人,差點下跪。但每一次,李書福都能將挫折化作動力,時至今日,他帶領著吉利集團創造出了業內一個又一個的奇跡。

        1

        初入江湖

        1963年,李書福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里,他在四兄弟中排行第三,整個學生時代,李書福都是在臺州度過的。

        由于環境的影響,剛剛高中畢業的李書福沒有繼續求學,19歲就試水商海,1982年,李書福拿著父親給的120塊錢做起了照相生意,半年后便掘到了第一桶金——1000元。

        用這筆錢,李書福開了一家照相館。為了省錢,李書福經常買一些零件自己組裝照相機,甚至連反光罩都是找人敲的。

        喜歡鼓搗的李書福,在洗相的過程中發現,用一種藥水浸泡,可以把廢棄物中的金銀分離出來。于是李書福開始把分離提取出來的金銀背到杭州出售。后來干脆關了照相館,專門做這個買賣。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發現做冰箱配件很賺錢,于是與人合伙,成立了冰箱配件廠。

        1986年,李書福在自己研發、生產出電冰箱關鍵零部件蒸發器后,組建了黃巖縣北極花電冰箱廠,生產北極花電冰箱。當時效益很好,不久銷售額就做到了四五千萬。

        然而好景不長,1989年6月,國家電冰箱實行定點生產,民營背景、戴著鄉鎮企業“紅頂”的北極花,自然沒有列入定點生產企業名單。

        李書福一狠心,把設備、廠房等給了當地政府,自己則南下到深圳去進修。

        上學期間,李書福發現一種裝潢材料很好賣,隨即返回臺州,創辦了裝潢材料廠。裝修材料給李書福帶來了巨大的成功,截至2009年,這份產業每年還有上億元的利潤。

        創業初期,李書福像很多私營老板一樣,在利潤的驅動下,抑制不住擴張的沖動,四處出擊,嘗試了很多行業。直到有一天,他栽在了房地產上。

        1992年,海南房地產熱,李書福帶上幾千萬去炒樓,結果接到了最后一棒,血本無歸。這件事給了他很大的教訓,事后他總結道:我只能干實業!

        2

        不滅造車夢

        1993年,李書福萌生了造汽車的念頭,這一念頭源于他的第一臺中華牌汽車。此外,還有一個緣由就是當時李書福進入建材市場的套路已經被多家企業模仿并投產,市場在不斷縮小,而造汽車工程龐大,一般人學不來,而且李書福覺得鋁鎂曲板的產業太小,他想做更大的產業。

        但是,在詢問了政府相關部門之后,他得到的回復是沒有可能。李書福不得不先轉戰摩托車行業。

        剛開始,做的是跨式摩托車,銷量并不好。這時,一次意外事故發生了。

        有一次,公司讓一員工去買五金件。該員工借來一輛臺灣產踏板摩托車,結果在路上發生意外,和一輛軍車迎面相撞,幸虧他及時跳車,人沒事,但摩托車卻毀了。事后,李書福兄弟在查看車輛受損程度時,發現踏板摩托車其實很簡單,自己也能造。

        當時,踏板車在國內沒人做,進口車又非常貴。李書福發現了商機,他花一年多時間把踏板摩托車造了出來,結果在市場上賣瘋了。

        眼看銷量暴漲,合作方提高了要價,李書福轉而收購了了浙江臨海一家有生產權的國有郵政摩托車廠,開始獨立生產。之后李書福率先研制成功四沖程踏板式發動機。接著又與行業老大“嘉陵”合作生產“嘉吉”牌摩托車。

        1996年5月,吉利集團成立,李書福希望自己的事業能夠大吉大利。而事實上,他的摩托車也確實做得很順利,1998年銷售35萬輛,不但占領了國內市場,還出口美國、意大利等32個國家。

        1994年,摩托車生意紅火的李書福有了一個驚人的決定“造汽車”。

        然而,吉利集團作為一個民營企業,根本就不可能獲得政府的支持,于是工廠用地審批就成了一個大難題。怎么辦呢?

        1996年6月,李書福把剛畢業的安聰慧叫到身邊,指著一張圖紙對他說:“你去臨海造一個摩托車廠吧。”

        一個月后,在辦事的路上,李書福突然對安聰慧說:

        “那塊地我們要用來造車。”

        “是那種車嗎?”安聰慧很驚訝,指著車窗外的一輛皮卡問。

        “不,就要造這種奔馳車!”李書福看著對方,拍了拍車內的座椅說。

        “我們審批的不是摩托車廠嗎?”安聰慧驚呆了。

        “如果我們說是汽車,能被批下來嗎?這是一個秘密。”李書福狡黠一笑。

        就這樣,李書福以每畝500元的價格拿到了城東開發區800畝沼澤地的使用權。當時在這片沼澤地上,沒有電、沒有水、沒有通信、沒有飯店、沒有商店,除了開發區建造的兩棟樓外,什么都沒有。但是,它畢竟讓吉利有了建造工廠的場地。

        有了造車基地,還必須拿到汽車生產許可證,否則,沒有生產權,即使建立了廠房,也逃不掉被政府沒收的命運。因此,拿到生產權成為了吉利汽車要解決的又一難題。

        1997年,李書福打聽到四川德陽監獄監獄長也是德陽監獄汽車廠的廠長,當時這家工廠已經停產了,但保留有汽車生產目錄,只能生產“6”字頭的輕型客車和兩廂轎車。根據目錄公告,“6”字頭的是客車、“7”字頭的是轎車。

        于是,李書福找到這家工廠,投了2400萬,拿到70%的股份,與德陽監獄合資成立了“四川吉利波音汽車有限公司”,后改為吉利汽車制造有限公司。

        然而,工廠設在監獄,進出不便,加之機構臃腫、事事請示,辦事效率太低,李書福想全部收購這家工廠,按照自己的想法經營工廠,但遭到了監獄長的反對。

        不久,監獄長過世,李書福立即用合理的價格得到了剩下的30%股份。就這樣,1997年3月,吉利控股集團在臨海開始籌建汽車制造廠,首期于1997年完工。

        有了技術,有了場地,又拿到了生產權,李書福終于可以制造自己的吉利汽車了。

        1998年8月8日,第一臺真正量產的吉利汽車——吉利豪情下線。

        當時李書福發出700多張邀請函,辦了100桌酒席,但當時吉利還是黑戶口,幾乎沒有嘉賓敢來捧場。

        下線當天,李書福穿著西裝,打上領帶,等候嘉賓到來。8點,9點,……直到10點仍不見人來。李書福心如刀割。

        “開始!”他實在等不及了,大聲喊道。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書福,我來了!”李書福轉身一看,原來是副省長葉榮寶。那一刻,他熱淚盈眶。

        豪情下線后,李書福繼續為吉利奔走,他在媒體和公眾面前,為私營企業搖旗吶喊。

        1999年,時任國家計委主任曾培炎視察吉利時,李書福動情地說:請國家允許民營企業嘗試,允許民營企業家做轎車夢……請給我一次失敗的機會!

        2002年11月初,在中國入世前夕,吉利終于如愿拿到了轎車的許可證。

        吉利剛生產汽車時,用的是天津一家公司的發動機。后來,銷量上來后,對方突然要求漲價。安聰慧奉命到天津跟對方談判,一連七天,吉利的工廠不得不停工。這件事讓李書福意識到,吉利要想做大,就必須掌握核心技術。

        此后,吉利下決心搞研發。他們一邊從天津購買發動機備用,一邊努力鉆研。經過一年的苦苦支撐,終于有了自己的發動機,并開始批量生產。

        除了發動機,變速箱也是核心部件。2000年,國家投資8億元,組織上汽、天汽研發自動變速箱。兩年后,錢花光了,還是沒研發出來,最終放棄了。

        李書福心想,8億學費都交了,放棄太可惜。

        于是,李書福請徐柄寬到吉利成立變速箱公司,同時從日本和德國買來精密機床和加工中心,開始了研制工作。

        2005年,三速自動變速箱研發成功,裝在了新車自由艦上。

        找到感覺的吉利,繼續在研發路上前進。2008年,吉利在全球率先推出爆胎監測與安全控制系統(BMBS),引起世界汽車技術的一場颶風,為中國汽車業贏得了榮譽。

        3

        吉利的幻想

        吉利汽車一開始定位在廉價車上。李書福曾公開講,轎車進入中國家庭,價格應該在3萬到5萬元。當他找機械部領導匯報時,對方說:那行吧,你去幻想吧!

        當時的車市,一輛桑塔納售價20萬,便宜的夏利也要9萬。李書福的這個定價區間無異于掀起一場血雨腥風!大多數人不相信吉利能造出這樣便宜的車。

        1998年,吉利豪情上市,售價僅為5.8萬元。盡管價格低廉,但鮮有人問津,兩年只賣出去幾千輛,有人戲言,開吉利車要有不怕死的精神。

        之后,夏利和奧拓頂不住了,也開始降價。這時消費者才明白,四五萬的車質量也是有保障的。很快,市場便被引爆,吉利汽車的銷量出現井噴。

        2004年兩會期間,李書福作報告時指出,吉利可把價格降到2萬元以下。溫總理聽了搖搖頭說,汽車工業的發展關鍵在于高精度的機床、發動機和變速箱。

        顯然,溫總理并不支持他的想法。隨后兩年,市場也向他敲響了警鐘。李書福發現,隨著鋼材、零部件漲價,吉利汽車慢慢不賺錢了。

        他意識到,吉利必須向高端轉型。當他在內部提出這一想法時,遭到了強烈反彈,因為他們不知道吉利車不便宜了,還怎么賣。這是一場勝算渺茫的冒險。

        但李書福心意已決,他不斷做人們的工作,同時推平廠房,扔掉舊的設備和模具,并從日本、瑞典和韓國引進全套的現代化設備,生產更高端的車型。

        轉型初期很痛苦,吉利宣布漲價后,月銷量大幅下滑,從3萬輛猛跌至五六千輛。但隨著自由艦、金剛、遠景,逐漸取代豪情、美日、優利歐,銷量開始逐漸回升。

        4

        讓世界充滿吉利

        早期,吉利走的是“低價平民”路線,這一度攪動了市場局勢,讓吉利快速形成規模的同時,也讓吉利的品牌印象和“低端”“山寨”掛上了鉤,業內起初沒人瞧得起。

        從2007年開始,李書福決定開始沉淀,第一次從低價吉利向技術吉利轉型。

        2006年,吉利出資英國錳銅公司;2009年3月,李書福用2.57億港元收購了澳大利亞DSI自動變速公司。DSI是全球第二大自動變速器公司,是福特、克萊斯勒、韓國雙龍等公司的動力傳動系統供應商。李書福此舉主要是為了在汽車變速器技術水平上有所突破。

        緊接著,2010年,吉利就收購了沃爾沃,要從技術吉利邁向品質吉利。

        事實上,李書福早在2002年就放出話來,要收購沃爾沃,只是當時大家都只當做天方夜譚,癡人說夢而已。

        歷經重重坎坷與周折,多輪談判之后,吉利最終以27億美元,拿下了沃爾沃轎車百分百的股權,還外加N多專利。由于資金巨大,吉利當時還找高盛借了錢。

        李書福的聰明之處在于:了解自己,懂得借力。他深知吉利的短板——品牌形象太差,研發團隊太“鄉土”,銷售渠道單一。雖然吉利憑借著平民化、規模化的“打法”迅速搶占到了國內低端汽車市場,但高逼格人群對于吉利的品牌是不屑一顧的。這對于吉利后期中高端汽車市場的開拓,是個重大阻礙。

        收購完成后,人們擔心吉利無法融合沃爾沃。畢竟自1999年被福特收購后,沃爾沃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而早前上汽收購韓國雙龍的失敗也是前車之鑒。

        但李書福似乎很有信心,他發誓用兩年時間讓沃爾沃盈利。他還分析說,沃爾沃之所以虧損,原因是規模小,研發投入大,導致單位成本很高。只要將規模做上去,就能盈利。

        怎樣把規模做上去呢?李書福的辦法是充分放權。

        和很多海外并購的中國老板不同,對于沃爾沃的再造,李書福擺出老子的無為而治——“吉利是吉利,沃爾沃是沃爾沃”,給沃爾沃團隊比福特時代更大的自由度。也因此,收歸中國老板之后,沃爾沃的員工滿意度還提升到了84%。

        沃爾沃之于福特,不過是一塊有心加工、無力雕琢的璞玉,并不是其業務重心所在。李書福正是瞄準了這一點,才在收購沃爾沃后沒有與吉利汽車整合,而是相對獨立的治理沃爾沃,從而激發了沃爾沃自我重生的動力。

        事實證明,李書福的這一策略發揮了巨大作用。在沃爾沃的技術支持下,吉利短短幾年間,造車水平大幅提升,先后推出帝豪、博瑞、博越等多款令人驚艷的汽車;與此同時,沃爾沃在全球尤其是中國的銷量大幅增長,一舉擺脫了福特治下的頹勢。

        雖然保持了沃爾沃的獨立性,但已然是“自己家的東西”,技術共享也就變得順理成章。看看吉利汽車這兩年推出的博瑞、博越系列汽車,與吉利之前的車型相比,顯然是脫胎換骨一般。李書福也放言,現在以每年一百億規模進行研發、創新方面的投入,將來還要不斷加碼。

        沃爾沃和吉利汽車雙雙發力,李書福的牌面比之前好看了許多,但市場又發生了深刻變化,新能源汽車和互聯網智能汽車正在資本炒作下成為新一輪車企競爭的焦點,李書福依然面臨著對等的機會與變數。

        2016年6月初,吉利控股集團正式以10億元的成本,入主A股上市公司*ST錢江(錢江摩托),李書福成為實際控制人。這一“買殼”舉動,在外界猜測一方面是為吉利回歸A股做準備,另一方面則是與吉利汽車的新能源戰略有關。

        按照“藍色吉利行動”的新能源戰略規劃,吉利將從傳統汽車向新能源汽車轉型,并在2020年實現能源產品銷售占比達到90%以上。雖然吉利在新能源領域并不像國外的豐田、國內的比亞迪一般苦苦求索已久,但這個計劃顯然比后兩者都更顯激進。

        并且,狂人李書福已經畫好了未來那部“讓世界充滿吉利”的汽車:“它能夠自己駕駛、自己維修、自己加油充電,不會給人帶來任何麻煩,不會傷害人,也不會污染環境……”

        當然,這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因為路還得一步一步的走。



        上一篇:車市硝煙彌漫,15-20萬主流合資SUV就剩它們了!2017-06-15

        下一篇:一輛進口美系車,油耗也能這么低?2017年06月15日


        Copyright ? 2014 - 2017 www.rtrkkn.tw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5271號
        2019年免费金牌三肖中特